1. 赞美男人的句子带幽默 - 哲理文章网
        美文, 日志,情书, 伤感文章在线发布: 在线投稿
        一起文章阅读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番薯

        作者: 小桥流水 来源: 一起文章阅读网 时间: 2020-09-22 阅读: 在线投稿

        三年困难时期,我出生在粤东的一个小山村。 从我记事时起,便缺衣少食,生产队上缴了公粮和余粮后, 家家户户都缺大米,只能天天吃稀饭和食番薯。 番薯,  是我童年难以忘怀的食物!

        番薯如何做才比较好食, 家乡有“一窑二炸三蒸四煮”的说法。“ 窑”就是用土块垒一个土窑,柴火烧红土块,把番薯埋在土块中, 用烧红的土块焖熟的番薯,掰开香气扑鼻,香甜可口, 令人欲罢不能, “烘窑” 是小时候放牛时最喜爱的活动,  也是留存在脑海里童年最快乐的记忆。 “炸”就是油炸,  那时猪油、 豆油, 都极其珍贵, 只有到了过年做年饭,趁父亲在锅里油炸肉卷时, 才可赶紧切几片番薯, 放油锅中炸熟,捞出来解解馋。“ 蒸” 就是番薯洗净,整个放锅里隔水蒸熟, 这样也能保持番薯的原味。“ 煮”就是煮番薯汤,  每当农忙季节, 晌午时分, 当我饥肠辘辘地放学回到家里, 却见家里清锅冷灶。 一会儿阿母从地里火急火燎地赶回家,抓几个大番薯切成片,放锅里煮成番薯汤。  那时的番薯种叫“ 普六” ( 俗称猪母甭) , 产量高, 淀粉少, 糖分低,煮出来的番薯汤淡而无味, 阿母就会特意端出糖罐, 舀两汤匙白糖加到我的碗里, 见我卟哧卟哧地吃得香,阿母疲惫的脸上露出安慰的笑容。 

        记得一次我和小伙伴们上山放牛,偷挖生产队的番薯“ 烘窑”, 给民兵逮着了, 带到生产大队罚了两块钱。交了罚款, 晚上姐夫领我回家,我一路磨磨蹭蹭,阿母管教很严, 我想这下少不了挨阿母的一阵痛打。 想不到一踏进家门,  昏暗的油灯下,全家人都盯住我, 阿母竟然没有发怒, 还是那句温暖的话:“ 唔肖人( 调皮仔), 碗底有两块番薯。” 阿母意外的宽大处理, 使我觉得那晚的番薯特别香甜。

        小时候,  每逢清明前后,我就在屋前房后寻找角落, 收集几堆肥沃的泥土,种几棵紫薯。 雨后紫薯苗从土堆里钻出来, 伸出紫红色的小手,一日长半尺, 微风和阳光下摇摇晃晃,探头晃脑,我就要赶紧给它搭一个竹架,让它不断地向上攀援。不到两个星期,它就长过我的头顶。此后我每天放学, 就给紫薯施肥浇水, 看见它藤缠叶盛,   生长很快, 就会徒添少年的烦恼。中秋节后,我把紫薯从地里挖出来,最大的有几公斤重。 阿母把紫薯放在陶钵里磨成黏乎乎的紫色薯泥, 加一些葱花和食盐, 放在铁锅里煎成薯饼,  那是小时候的美食。 

        番薯乃舶来之品, 且非高雅之物,难入明清以来诗人法眼, 元代孙周卿的《 蟾宫曲·自乐》 提到山薯,  此薯应非番薯, 却也自乐:“ 草团标正对山凹,山竹炊粳,山水煎茶。 山芋山薯, 山葱山韭,山果山花。 山溜响冰敲月牙, 扫山云惊散林鸦。  ”好一幅超凡脱俗、 悠闲自乐的山居图景。 明万历年间,  福建泉州人何镜山, 不仅开园地种番薯,还写了一篇《 番薯颂》曰: “ 不需天泽, 不冀人工,  能守困者也; 佐五谷, 能助仁者也; 可以粉,可以酒,可祭可宾, 能助礼者也; 茎叶皆无可弃, 其值甚轻,其饱易充, 能助俭者也; 耄耋食之,不患哽噎, 能养老者也;童稚食之,止其啼,能慈幼者也; 行道鬻乞之人食之,能平等者也;  下至鸡犬,  能及物者也;所以助其惠而诸德备焉。 ”

        著名豫剧演员牛得草“文革” 含冤入狱, 天天在狱中吃红薯充饥。 后来重演豫剧《七品芝麻官》 ,原台词“当官不与民做主, 不如回家卖豆腐”,牛得草想,现在老百姓逢年过节, 怕也难吃几口豆腐,“ 豆腐”应换成“ 红薯”  , 于是他脱口而出:  “当官不与民做主, 不如回家卖红薯。”  《七品芝麻官》主角清苑县知县唐成,  为官在明嘉靖年间,嘉靖在万历之前,  那时红薯还没有传入中国呢。 所以著名演员牛得草这一修改, 虽违背了一点历史史实, 却增添了文学色彩, 为百姓所喜闻乐见,因而广为流传。 

        家乡对番薯的感情, 非同一般, 喜欢用番薯来做各种形象比喻。  如时过境迁,  不可同日而语, 则称“今年番薯唔比旧年芋” 。憨厚可爱的儿童, 称之为“ 大番薯” 。 容易满足的人, 称之为“ 番薯肚” 。调侃小农习性难改的人, 讥讽其“ 番薯屎嗬唔净” 。 条件变了人的欲望就变了, 总结为“ 肚饱猪脚柴柴,肚困番薯胶胶( 困, 饥饿的意思)”  。 如果一个人精打细算, 只看到事物的一面而棋差一着, 就会被人讽刺“ 会算不会除,拿米换番薯” 。 意思是以前人们总认为番薯比米饭更容易填饱肚子, 就用一样重量的大米换一样重量的番薯, 却不知道大米的价格比番薯高得多, 这句话也经常用来形容一个人原打算节省金钱,最后却损失更多。 

        上一篇: 十里春风 下一篇: 如梦江南,  一生守望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